評論文章
 立法會發言及質詢
 研究報告
立法會發言及質詢
   
盡快落實制訂標準工時 - 林健鋒 (23/6/2011)  
 

 

林健鋒議員發言:
 
主席,就原議案及修正案要求盡快落實制訂標準工時,我對此相當有保留。
 
主席,自本屆政府研究和討論最低工資的立法工作起,勞資雙方之間爭議不斷,加上政府對條文的敍述不清,態度不明,預判不足,倉促上馬。條例落實接近兩個月,不斷傳出有中小型企業(“中小企”)因最低工資導致經營成本上漲而結業的消息;也有低技術工人因最低工資而導致失業,或出現減少工作時間和收入降低的情況。由此可見,在一個自由市場內,「一刀切」地加入影響市場運作的勞工政策,不但未能幫助基層的工人,亦令資方難以適從,最終陷入雙輸的局面。最低工資如是,標準工時只會造成火上加油的局面。
 
主席,就最低工資的水平、「飯鐘錢」、有薪休息日,以及最低工資對經濟發展的衝擊效應,我們在最低工資立法時已經一一表達過我們的立場。與很多中外經濟學者所預測的一樣,最低工資的實行將會對本港經濟的前景帶來難以預計的影響。
 
如今在最低工資才實行只有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,便已經陸續有新聞報道指出有中小企已經相繼結業,預計未來還有更多。亦有報道指出,一些從事保安及清潔工作的中小企,由於薪金開支急增,在沒有足夠資金流轉之下,要向銀行借貸,以求自保。但是,如此見步行步的日子,還要企業如何堅持下去呢?在這些公司之中任職的低技術職員,亦同樣擔驚受怕,擔心企業可能會倒閉,令自己「飯碗」不保。
 
除此以外,雖然最低工資令部分低技術工人的收入得以提升,但他們及其他階層的市民亦同樣感到通脹不斷攀升。雖然造成通脹的問題是綜合很多不同的因素,但最低工資的實行亦是推高通脹的原因之一。因此,不少低收入的工人向我反映,最低工資對他們而言未必有確實的得益。
 
在最低工資效果成疑,以及其衝擊效應並未完全體現的情況下,我們覺得政府和社會的注意力,應投放於如何應對最低工資所產生的不良後果之上。最低工資本來便是一劑「重藥」,如果再研究標準工時,表面上可能是為不同階層的「打工仔女」的生活着想,但實際上只是作繭自縛。
 
主席,在去年的這個時候,立法會通過了梁家騮議員提出的一項議案,要求政府以公平、有彈性、兼顧營商環境及香港競爭力的原則,立法制定標準工時。首先,這項議案的通過是有前提的,便是需要兼顧香港的營商環境及競爭力。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雷鼎鳴教授在這項議案通過之後,撰文指出「這是一個很無聊的動議,對勞工沒有好處,對香港經濟卻人為地製造負面影響,反映出香港議會對經濟的認識十分膚淺。」
 
雷教授指出,在大量經濟學文獻關於標準工時的研究中,總結出數項結果:第一,假如勞工市場自我調節靈活,標準工時既不會減少僱員的工作時間,也不會帶來額外的就業機會;第二,如果勞工市場已被扭曲,例如有了最低工資的存在,工資不能自由調節,標準工時更會推高失業率;第三,在市場被扭曲的情況下,標準工時可引致長時間的經濟下滑;第四,人民的退休年齡可能被標準工時推後,一生中的工作總時數不一定會縮短。
 
由此可見,標準工時最好的後果,便是對勞工及經濟均沒有甚麼影響,但最壞的後果便是令勞動市場僵化,引致工人的損失及生產下降。加上在一個靈活自由的經濟體系內,香港有着不同的工種及工作的方式,工作時間的有效性可以千差萬別,如果「一刀切」地加上標準工時,將會全面扼殺香港中小企的靈活性。對不同行業的「打工仔」來說,標準工時是福還是禍?希望政府及市民也要三思。
 
主席,我謹此陳辭。
 
   
返回